咨询电话
010-65127177
网站首页
关于京徽
业务领域
律师团队
成功案例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通知公告:致力于企业法律顾问、诉讼与仲裁及非诉业务

京徽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京徽 > 京徽资讯 >

最高院:判决生效导致诉讼时效结束

发布时间:2018-02-27

      一、案例回放

      1998年12月22日,建行向成丰公司发放贷款5495万元,借款期限至1999年12月28日止,新汇公司以其名下A、B、C三宗房产为前述借款做抵押。

      2001年1月11日,建行向成丰公司催收逾期贷款。2002年7月12日,建行向广州中院起诉,要求成丰公司还款,并要求对A、B两宗抵押房产行使抵押权,广州中院判决支持建行的诉讼请求。后建行依法申请了强制执行。

      2004年,东方公司受让了本案债权。

      2008年8月27日,广州中院对上述借款案作出再审判决,判令成丰公司还款并确认建行对A、B两宗房产有优先受偿权。

      2009年8月19日,全球公司从东方公司受让本案债权。2010年3月12日,全球公司和东方公司在《南方日报》刊登了《债务催收暨债权转让公告》。

      2010年12月18日,广州中院作出裁定,变更全球公司为申请执行人。

      2011年10月28日,全球公司向广州中院起诉新汇公司,要求对本案第三宗抵押房产(即C房产)行使抵押权,广州中院支持了全球公司诉讼请求。新汇公司上诉至广东高院。

      广东高院(2013)粤高法民四终字第117号二审判决改判驳回全球公司诉讼请求。

      全球公司向最高院申请再审,最高院裁定驳回全球公司的再审申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担保法司法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担保物权所担保的债权的诉讼时效结束后,担保权人在诉讼时效结束后的二年内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三、裁判理由

      广州中院:2008年8月27日作出的再审判决,是对本案债权在法律上的最终确认,债权人应从上述判决生效之日起在相关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对抵押物行使抵押权。根据《担保法司法解释》第12条第2款,本案债权人应在2008年8月28日至2010年8月27日期间内对C房产行使抵押权,全球公司于2011年10月28日向广州中院主张抵押权,已超出上述期限,不能得到法院支持。

      最高院:二审判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担保法司法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认定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穗中法审监民再自字83号民事判决书为本案债权的最终确认,全球公司应当在2008年8月28日至2010年8月27日的期间内对C房产行使抵押权,其在2011年起诉主张抵押权已经超出行使担保物权的期限并无不当。

      四、延伸理解

      1、正确理解诉讼时效结束的意义

      诉讼时效是指民事权利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在法定的时效期间内不行使权利,当时效期间届满时,债务人获得诉讼时效抗辩权。在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内,权利人提出请求的,人民法院就强制义务人履行所承担的义务。而在法定的诉讼时效期间届满之后,权利人行使请求权的,人民法院就不再予以保护。

      虽然理论界与实务界对诉讼时效结束研究较少,但不可否认诉讼时效结束对司法实践依然有着不容忽视的意义。《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抵押权人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行使抵押权;未行使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据此,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的界定就非常重要。诉讼时效有开始、中断、中止,亦有结束。如果要界定诉讼时效期间,必须对诉讼时效结束的时间点予以界定。最高人民法院《担保法司法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明确提出了诉讼时效结束的概念,亦表明了诉讼时效结束的意义。如果担保权人在诉讼时效结束后两年内行使担保物权,人民法院予以支持,如果在诉讼时效结束后的两年外行使,则无法得到法院支持。

      2、已经起诉的案件诉讼时效何时结束

      从最高法院裁判文书不难看出,广州中院于2008年8月27日作出的再审判决,成为本案债权的最终确认,即本案主债权诉讼时效结束时间为2008年8月27日,全球公司应当在主债权诉讼时效结束后两年内行使担保物权,即自2008年8月28日至2010年8月27日的期间内对C房产行使抵押权。由此可以看出,最高法院裁判文书通过事实认定的方式明确了已经起诉的案件诉讼时效自裁判文书生效时结束的观点。   

      对于最高法院观点,有人提出质疑:对于已经起诉的案件,诉讼时效应当自裁判文书生效两年后结束。对此笔者持不同意见。从司法实践层面而言,如果当事人已经提起了诉讼,且针对其诉讼请求法院作出了生效裁判,则无论输赢,诉讼时效必然结束。如果诉讼时效仍未结束,那么就意味着就此请求权当事人仍可向法院提起诉讼,但司法实践中法院必然会以“一事不再理”原由裁定驳回起诉。由此可见,上述逻辑与司法实践相矛盾。从理论层面而言,诉讼时效一般是针对请求权而言,其本质上是为了保护当事人的利益,即在一个法定的期间内,当事人有权请求法院予以保护的权利。如果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已经得到了法院的生效裁判,那么意味着其权利行使已经完毕,诉讼时效同时结束。故,笔者赞同最高法院之观点,认同裁判文书生效后,案件诉讼时效即告结束。

      3、实践中如何应对担保物权的存续期间问题

      实践中,债权人可能会基于各方面考虑,仅仅起诉主债务人,并不起诉担保人,这就给担保物权的实现带来了一定的隐患。根据《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的规定,抵押权的实现期间与主债权的诉讼时效期间一致,如果主债权裁判文书生效,抵押权自裁判文书生效后便会失去法院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担保物权行使自主债权诉讼时效结束后的二年后结束。不同的法条规定了不同的实现担保物权的期间。故,债权人在选择性诉讼时必须综合考虑,以免造成重大损失。

      针对这个问题,笔者提出如下解决方案:

      一、对主债权不提起诉讼,仅仅是通过法定的方式进行催收,确保主债权诉讼时效中断,延长抵押权或者是担保物权的存续期间。

      二、对主债权提起诉讼,采取诉讼保全措施,如果保全财产能够偿还主债权,则可以在判决尚未生效时决定是否起诉抵押权人,如果不起诉,待判决生效后,抵押权即失去了法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