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
010-65127177
网站首页
关于京徽
业务领域
律师团队
成功案例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通知公告:致力于企业法律顾问、诉讼与仲裁及非诉业务

京徽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京徽 > 京徽资讯 >

董事会,你的权利到底有多大?

发布时间:2018-05-03

案例:甲、乙等10人在2011年创办了某餐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在《公司章程》中设定了股东的资格条件——具备厨师的国家执业资格。2年后,大股东甲希望退出公司却找不到具备国家厨师职业资格又愿意接受股权的人。为达目的,同年10月,在甲的授意下,公司董事会通过了“修改章程”的决议,删除了章程中有关对外转让股权的资格限制。甲由此将股权转移给了无厨师证的丙。不久,另一股东乙就发现《公司章程》已经被董事会通过决议修改了,且公司股东也发生变化,作为新股东的丙并不具备厨师资格。乙认为董事会修改章程决议没有法律依据,新股东丙的加入违背了公司成立的初衷,随后向B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董事会决议以及甲丙之间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效。

B区法院审理后认为,A公司董事会关于“取消股东资格限制”的章程修改决议违反《公司法》有关权利配置的规定,根据《公司法》第37条规定,章程修改的权利应当属于股东会,董事会即便得到大股东甲的授权也无权进行修改,最终判决此次章程修改不发生效力。


 

在企业经营管理过程中,经常会有需要对公司运营中各类事情进行决议的情况,那么以有限公司为例,公司的股东会与董事会各自应当行使哪些权利?有哪些权利是董事会不得被授权行使的?

我国《公司法》第36条规定:“股东会是公司的权力机构”,第46条规定:“董事会对股东会负责”,可见,股东会在一个公司中充当的角色是最高权力机构,而董事会相当于执行机构,对股东会负责,执行股东会决议。《公司法》将董事会角色定位为“战略管理”,即针对股东会所做出的决议的消极的执行者,是代股东会管理公司的机构,由于股东会并非常设机构,要召开一次股东会必然要耗费很多的资金和物力,因此让股东会凡事亲力亲为并不现实,因此董事会代替东会行使部分管理权限是追求效率的必然结果,那么二者的权利分界如何确定?

我们从法条来看,第37条第一项中有规定“决定公司的经营方针和投资计划”是股东会的权利,第46条第三项中则规定“决定公司的经营计划和投资方案”是董事会的权利,二者看起来很难区分,但仔细考量不难发现,“经营方针”较“经营计划”相比更加抽象、宏观,而“计划”、“方案”内容则更为具体,说明在权利配置中,股东会是公司经营方向的决策机构,决定宏观方向,而董事会是制定和执行具体方案的机构。此外第37条第9项、第10项规定公司股东会有“对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清算或者变更公司形式作出决议”、“修改公司章程”的职权,而董事会负责“制订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方案”,由此可知,凡涉及公司基础性利益,涉及公司的重大变动的问题,均应当由股东会来决定,而董事会则负责具体制定方案和执行股东会决议。

《公司法》第37条和第46条分别规定了股东会与董事会的权利范围,但法律并没有将二者的权利范围“一刀切”,而是分别在第十一项中规定了“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职权”的内容,这就给予了各公司自行决定权利配置的空间,公司可以通过制定和修改公司章程的方式,赋予董事会行使一定的权利,进行公司管理。但股东会可以在多大限度内将自己的权利赋予董事会行使,或者说有哪些权利是股东会不得赋予股东会行使,向来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是学者们讨论的热点。

我们知道,《公司法》虽然给股东会和董事会分别进行了部分权利配置,但也允许公司意思自治,通过公司章程的方式授予董事会一定权利,关于权利授予的边界问题,笔者认为,既然在第37条和第46条中,第十一项是与其他各项权利配置规定相并列的,且在内容中说明是“其他职权”,因此第十一项属于任意性规定,其他项下内容则应当属于强制性规定,这就说明公司法所明文列举的这些职权配置应当是不可以再进行意思自治而授予其他机构行使的。

从另一方面来讲,公司兼并、分立、董事选举、章程变更、关联交易等是涉及公司结构形态改变的与股东根本利益相联系的基本事务决策权,反映了股东利益的核心地位及股东对公司的最终控制权。由于我国一贯坚持“股东会中心主义”模式,为强化股东会在公司中的决定性地位,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我国《公司法》将这些对公司利益有重大影响的权利界定为股东会的基础性权利,尽最大程度保护好股东会的专属权利。当然,股东会的基本型权利并不仅限于《公司法》明文列举的内容,笔者认为,凡是涉及可能造成公司形式重大变更以及公司实质利益的重大行为决策,都应当属于股东会的基本性权利,例如出售公司重大资产的权利等,因为这些内容与其利益相关,股东会是最能够作出有利于己方的决定的机构。

当然,这并非意味着公司的经营性权利和日常管理性权利等非基础性权利就可以随意授权给董事会行使,根据《公司法》的规定,股东会的议事程序和表决程序,除本法有规定的外,由公司章程规定,如果公司章程没有特殊约定,对于非基础性权利的授权,有限责任公司经代表二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即可授权,因此,即使是一般性经营权利的授予,也要求经由股东会的绝对多数表决机制来实现。

有限公司股东会在对董事会进行授权时,应当区分基础性权利和非基础性权利,二者的授权、表决方式有一定不同,对于基础性权利还会涉及到授权无效的问题,因此各公司在欲进行权利授予时,应当严格依照法律规定的内容及法定程序进行。